审判案例logo

袁绍国律师:18602131056

仁丰地产屡被指涉骗:先称中介费1万 收钱后起诉顾客要2%

时间:2019-03-20 15:08:36

  在最高人民法院的中国裁判文书网上,可查到涉及“仁丰房产”的判决书有105起,其中大多数都为“仁丰房产”作为原告,起诉普通百姓支付中介费的案件。

  继瞒着客户私自网签、扣押客户居间协议和房产证、强行收取顾客“辛苦费”等事件曝光以来,又有市民爆料称上海仁丰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(下文简称仁丰)扣押《居间合同》,并私自在空白条款处填写居间金额。

  4月25日,记者在最高人民法院的中国裁判文书网上,查询到涉及“仁丰房产”的判决书有105起,其中绝大多数都为“仁丰房产”作为原告,起诉普通百姓,要求被告支付中介费的案件。多起判决书均载明,仁丰房产与客户签署的《居间协议》中,存在空白条款,致使最后发生纠纷。 华诚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沈宁律师认为,其中有的 一旦查实,仁丰恐涉嫌合同欺诈。

  记者在多起上海市民投诉仁丰的调查中发现,涉及二手房交易纠纷,市民往往不知道该找哪个部门投诉,投诉之路艰辛漫长,也因此助长了部分不良中介的嚣张气焰。

  市民投诉:当初说好只付1万中介费

  2015年7月,张强夫妇(化名)需要置换房屋,看了许多房屋后相中了位于上海市宝山区新二路999弄的一户房屋,房东是刘洁(化名),此房屋是公开出售,房东并没有委托哪家中介独家出售。

  张强告诉记者,2015年7月12日18时许,当张强夫妇到刘洁家商谈购房事宜时,恰逢在楼下守候的仁丰地产业务员潘春阳。双方最终谈妥价格及首付金额和以后付款方法和时间后,就涉及到找哪家中介来操作的问题。

  “此时仁丰地产的业务员潘先生也在场,我就问他,按其他中介提出的1万元中介费能否操作?他立刻打电话请示了店长陆先生,得到了确认后,我们就决定找潘先生操作算了。”张强说,之后,买卖双方就在潘先生的带领下来到仁丰地产新二路店,店长陆先生拿出一份《房屋买卖居间协议》,其中居间服务费处是空白的,张强夫妇提出质疑。  张强夫妇表示,当时陆先生称,因为居间协议关于服务费支付金额是写百分比的,双方约定的一万元费用因为是除不尽的,没办法写 ,并再三保证这份协议只是一个意向,到正式签《上海市房地产买卖合同》时会把写清楚金额的居间协议给到张强夫妇。

  2015年7月19日中午,买卖双方在殷高西路532号仁丰门店正式签署买卖合同,合同上依然没有居间协议费的具体金额。随后,张强向刘洁通过银行转账付了首付款,并用现金支付了全部居间协议费一万元,仁丰地产也交付了收据存根(编号0017844)。但直到2015年11月30日房产交易结束,仁丰也没有返还这份居间协议。  2015年12月10日,仁丰向宝山区法院起诉张强夫妇,称双方约定按照房屋成交价2%收取居间费,即278万x2%=5.56万元。张强夫妇已支付居间费1万元,现追讨剩余的4.56万元。

  电话录音:中介多次称只收1万元   4月25日,澎湃新闻记者拨通陆先生电话,陆先生告知,此事由仁丰公司法务莫先生全权负责答复。  澎湃新闻记者随后又联系了莫先生。“标的和佣金是挂钩的,打个折可以理解,但标的278万元的房屋,上家是到手价,一分钱不要付,下家就付1万元,怎么可能呢?按道理来说也是不正常的。”莫先生说,宝山区法院告知,由于对方不肯调解,只能等候开庭。

  咨询过程中,莫先生坚持,张强夫妇仅仅支付了1万元佣金,还有余下的没有支付。当记者告知,张强夫妇提供的和陆先生的电话录音中,有陆先生承诺的只收一万元居间费的信息。莫先生听后表示,需要进一步核实,等到5月份开庭再给记者答复。

  记者随后跟上家刘洁取得联系,刘洁称,莫先生所言不实,他们和张强夫妇一样,也支付了1万元的佣金给仁丰。  张强夫妇提供的6份电话录音中,3份显示陆先生反复告知张强夫妇居间费是1万元,再无其他费用产生。另外3份对话显示,双方签署居间合同后,一直将居间合同扣押,张强夫妇一直在向仁丰中介讨要。

  律师解析:恐涉嫌合同欺诈

  华诚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沈宁表示,所谓“居间协议关于服务费支付金额是写百分比的,双方约定的一万元费用因为是除不尽的,没办法写”这一点,法律没有任何禁止性规定,没有规定服务费只能写百分比,不能写具体金额。仁丰在签订合同时,故意向当事人传递不准确信息,致使当事人在留有空白条款的合同上签字的行为,涉嫌合同欺诈。

  沈宁在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网站查询到,仅2016年4月25日至6月30日的2个多月时间内,在上海多个法院,“仁丰房地产”作为原告起诉普通百姓、案由为“居间合同纠纷”的案件就有5起。在最高人民法院的中国裁判文书网上,截至昨晚,查询到涉及“仁丰房地产”的判决书有105起,其中大部分都为“仁丰房地产”作为原告,起诉普通百姓,要求被告支付中介费的案件。多起判决书均载明,仁丰房产与客户签署的《居间协议》中,存在空白条款,致使最后发生纠纷。

  沈宁表示:“如果仅仅是个案,尚有可谅之处。但涉及这么多案件,就不是偶然。从一个侧面,可以看出,仁丰对此颇有经验。”  对于普通百姓,律师建议在签署合同时必须看清合同中每一个条款,不能轻信对方的口头解释。无论在何种情况下,都不能在留有空白条款的合同上签字。如果出现“要把合同拿去公司盖章”之类的说辞,万不得已的情况下,可以先要求对方把合同复印件留下,并且在复印件上注明“某某条款目前为空白,待双方协商后补充”等等的字句,并要求对方业务员在注明支持后签名并写下日期

  记者手记    二手房交易纠纷,老百姓该向谁求助

  随着仁丰中介瞒着客户私自网签、扣押客户居间协议、强行收取顾客1万元的“辛苦费”、扣押居间合同私自填写居间金额等消息不断浮出水面,政府部门的监管问题也随之凸显。

  在最近一段时间的调查中,澎湃新闻记者发现,消费者在二手房产交易纠纷中,往往不知该向哪个部门求助,而这也正是不良中介得以肆无忌惮的原因之一。

  市民反映问题被踢皮球

  想要通过向相关部门反映情况来解决问题的谢女士,在3月22日就曾致电消保委投诉仁丰存在违规行为。消保委告知,7个工作日后会有相关工作人员联系,不过一周后,消保委工作人员来电称其无法管此事,建议谢女士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谢女士随后向澎湃新闻曝光了仁丰私自网签等行为。(详见东方澎湃新闻4月11日A06版)  “出问题不可怕,可怕的是让我们有种投诉无门的感觉。”谢女士说。

  4月13日,谢女士和房东王先生前往上海市房产交易中心强制解除网签处。工作人员告知,他们没有执法权,只能帮买卖双方强制撤销网签。当天,谢女士和房东王先生以同样内容投诉至上海市房地产经纪行业协会。对方同样表示,他们没有处罚权和监督权,建议让当事人前往涉事门店所在区房管局市场科投诉。

  4月14日,谢女士再度致电消保委投诉。对方称,他们称只管消费品类的投诉维权,房产中介纠纷归住建委管。“我现在就想知道,我到底该找哪个部门?”谢女士很是无奈。  4月21日10点,谢女士和房东王先生带着投诉书来到位于杨浦区黄兴路的消保委,工作人员表示,既然已经进入司法程序,他们也没法介入。

  当事者仍毫无头绪

  市民杨先生和谢女士、王先生的遭遇类似,同样遭遇到仁丰中介私自网签的情况,不幸的是杨先生还被强索1万元“辛苦费”。同样类似的遭遇还体现在投诉过程中,杨先生同样不知道该到哪个部门反映情况。

  4月13日,杨先生致电住建委反映情况,对方告知不受理投诉,建议他打12345市民热线。12345又建议杨先生要打12348法律援助,12348则建议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

  “绕来绕去,我现在还不知道到底这事该找谁来管。”杨先生说。

  4月15日,澎湃新闻记者以杨先生情况致电住建委,对方称,该问题可以拨打房地产交易中心热线962269咨询。962269则表示,这种情况应该拨打房管局旗下的上海物业服务热线962121解决。962121称,他把情况反映到涉事门店所在区房管局,15个工作日之内给予答复。  至此,多名当事人仍然在周转于各个部门之间求助,却仍旧毫无头绪。

  在二手房交易过程中出现纠纷实属正常现象,但是近年来,多家中介被曝利用消费者对于房产交易专业知识的薄弱进行诸多“欺诈”行为,然而在一系列纠纷发生后,消费者往往处于被动状态,因此向有关部门投诉成为了一个维权途径,然而,多起纠纷的背后折射出监管部门不明确的问题。诸多市民呼吁,希望颁布相关规定,有专门、明确的部门来监管以及处理房地产纠纷。

  【法律拓展】

  保障房和安置房有什么区别

  保障性住房,是与商品性住房(简称商品房)相对应的一个概念,保障性住房是指政府为中低收入住房困难家庭所提供的限定标准、限定价格或租金的住房,由廉租住房、经济适用住房和政策性租赁住房构成。与商品房相比,保障性住房制度还很不完善,为此,我国已经提出要加大保障性住房建设力度,进一步改善人民群众的居住条件,促进房地产市场健康发展。

  保障房 安置房,购买安置房注意事项

  安置房,是政府进行城市道路建设和其他公共设施建设项目时,对被拆迁住户进行安置所建的房屋

  保障性住房和普通商品房的区别。保障性住房和普通商品房都是住房,但是保障性住房和普通商品房确实有区别,较大的区别就是保障性住房是限定住房的对象,限定建设的面积,限定租金的方式。而普通商品房全部是市场运作,土地是招拍挂,供应对象是面向社会,价格随行就市,我们的保障性住房土地是实行政府的划拨,所以还是有很大区别的。